不徇

我不如彷徨于无地

【切爆+多bg】Shall we dance ?(下)

☆主切爆,副cp出茶,轰百,上耳,常梅雨,切爆双向暗恋,毕业舞会时的故事

☆总算把这个坑填上了,可以写bg小情侣支线以及帮女孩子们想礼服,写得很开心!(男孩子么,穿穿西装不就够(帅)了.....)

↓正文:

8.

可是毕业舞会正场还是到来了。

爆豪胜己还是要知道切岛喜欢的人到底是谁。他其实不想知道,却又想知道。他其实想切岛成功,却又希望他被拒绝。

好矛盾。

一如既往地,毕业生要走红毯出场,可以单人也可以多人一起走。

而不仅实力强,脸也赏心悦目的雄英A班无疑又成为了瞩目的焦点。

B班的物间蠢蠢欲动想要搞事,被拳藤大姐拖走教育了。

首先是A班三巨头。

绿谷出久今天穿了一套灯芯绒的暗绿色成套西装,而领带则是银白的纯色,配着他卷翘浓润绿色的发,倒也可爱。比起刚入学,整个人都拔高了不少,气质也看似成熟了,整个人站在那里很挺拔帅气。但其实大家都知道,绿谷出久的温柔和可靠,还有意外地容易害羞和在努力克服的爱哭习惯,一直都没有改变。

不知道是谁先吹的口哨,响起的掌声,但是那足见绿谷出久的高人气。搞得绿谷出久整个人脸慢慢地红起来,不太好意思地摆摆手。

他走了半途,然后就立在那里等他的搭档。

丽日御茶子单边编了细三股,短发蓬松地拢在耳边,嫩藕粉礼服裙摆长到膝盖附近还是比较保守的,可爱地蓬起来,里面层层叠叠的雪纱,小巧的手腕脚踝缀着细软金链,鞋子是银色的漆皮小高跟,与绿谷出久的领带相配颜色。整个人看上去都可爱极了,站在同样可爱帅的绿谷出久身边,倒是格外相配又养眼。

绿谷出久贴心地递出臂弯,好让不是很习惯小高跟的丽日搭着。

这两人挽着手走了后,是爆豪胜己一个人走上来,一身成套白西装,却把西装外套搭在手臂上,里面金与浅金细长竖条纹的西装马甲背心扣上排扣,勾勒出他精瘦腰身,显出整个人身材挺拔腿又长,恰到好处的肌肉撑起西装,显得格外好看。他没系领带,领口的纽扣也不像绿谷出久规规矩矩地扣到最上面那一颗,而是敞开点领口,露出点漂亮健康颜色的肌肤,边走着他还边系袖扣,分明应该是匆忙慌张的整理,却被他压得慢条斯理,优雅又性//感。

爆豪胜己走了之后,轰焦冻来了。

在一众西装里,轰焦冻的水灰色纹付就显得格外醒目,暗蓝长羽织系着毛绒绒的白球羽织扣,随着他缓缓的一步又一步而轻轻晃荡着。手里轻轻地压着一支折扇,而他银白发色的半边整齐地梳在耳后,只有几缕缀落耳边与额前,垂下柔和弧度。当他抬起眸眼,眼底是平静的雪原,稍稍缓和下来,冰川上的尖棱缓缓滴下融水,一滴,一滴。

他是与八百万百一同出场的。

八百万身着色留袖,踩着配套款式的屐,气质将正红的底色压得刚好,大气奢华,上面是金灿点过的宽瓣花叶,从脚边翻卷着生长起来那样盘踞,腰带则是银色樱花映在嫩鹅黄色上,宽而整齐地拉至身后打成漂亮的结,肩搭一条茸茸的白毛披肩。挽起的发髻,簪子垂下流苏,是淡雅的玉尾兰花,手执的那一柄熏香小折扇,其实是轰焦冻的礼物,两人的扇面是成对的。

轰稍微侧目,就看到八百万露出的一截凝脂般白的颈项,几缕碎发优雅垂下,揪着他的心神也跟着一同荡漾。

这一对也离场之后,切岛也一个人走了红毯,他今天是暗红色的整套西装,内里是宝蓝色的衬衫,把头发放下来,气质瞬间与平日完全不一样,连眉梢的小伤疤都平添些沧桑的成熟气质,只有当他笑起来,那点令人陌生的气场就像敲击玻璃硬质外壳那样碎掉,里面还是那样熟悉灿烂而令人安心的少年人,忍不住也要被他带着微笑。更深的红色的领带,藏在衣襟内的红宝石领带夹是他的秘密。

和那个人的眼眸,一样璀璨的颜色。

然后上鸣踩着轻快的步伐走上来几乎就要起舞,整个人都是闪亮的明黄色,只有领口的缎带是华丽的紫色,结点缀一颗暗紫色的晶石,额前的碎发撩上去夹个俏皮十字。

他比其他人都少走一些便停下,耳郎走出来的时候明显还是跟上鸣不太高兴,今天的耳郎是女孩子里唯一驾驭黑色的。白皙纤长小腿从鱼尾裙的衬纱间踩着黑细跟高跟鞋踏在地上,颇有女王霸气风范,高领繁复花纹层层叠叠之上,又一条缀着粒珍珠的蕾丝choker,手里提一只小软皮手包,纤细手腕上缠着根细款皮质黑手链。

一旁稍显尴尬的上鸣只是在耳郎路过他视而不见时愣了一下,马上眼疾手快地在耳郎没踩稳的一步时托住她的手,耳郎没挣开,倒像是默许。于是上鸣笑笑,就这样高高地托着他女王的手,走完全程。

随后,常暗以一身非常正统的酷黑西装上场,连袖口都是黑曜石,皮鞋也是漆黑的,只有,领结是森林的绿色,还有意外地,袜子也是稍浅一些叶色。显然暗影对他这一身黑很满意,在边上闹腾着夸他帅,搞得常暗不得已卡着它的头塞回去。

然后他也走到半途停下来,等他搭档的蛙吹梅雨。

蛙吹梅雨今天也挽着她那不知道如何扎成的繁复发型,发尾堪堪离开地面,雪白的大花瓣长裙,轻柔地随步伐跃动,好像只有一旋转起来就会漂亮地绽开满圆。她稍微提着一点裙边,走到常暗身边。一顶宽边大白帽,缎带是嫩绿色的大蝴蝶结,落落大方。鞋子是坡跟的,白皙左脚踝绕着根黑链,系着根同样黑色的小羽毛,一眼便知道是和常暗搭档的元素。

再之后便都是单人,非常快速地走了过场。其中比较有趣的是峰田的葡萄印花紫色西装,和芦户的反串粉色西装,蹬着双漂亮黑色小皮靴等着后面身着蕾丝镂空半透明连衣裙的叶隐,两人还俏皮地行了礼,然后芦户绅士地托着叶隐戴着白色蕾丝长手套的手,优雅地躬一点身,一起迈着轻快步伐走完红毯。

那镂空蕾丝裙也只有叶隐敢穿了,她自己还挺开心的,说不是抹胸真是太好了,上次穿居家抹胸吊带裙和芦户练舞的时候芦户都搭不到她的肩她们笑了好久。

走红毯的流程过后,砂糖因为对于宴会甜点的贡献额外收到了女生们的再欢迎。

所有人一齐举起手中盛着淡金色低酒精浓度香槟的细长玻璃杯,为他们的青春,为他们在雄英度过的每一天,为他们的未来,干杯。

今晚,夜樱飘散时,他们将毕业,人生却永不散场。

饮下那点淡金色酒液的时候,每个人的眼眶都有点湿,鼻腔热辣辣地欲落泪。

既伤感,却又隐含未来人生的无限可能。
毕业啊,真是个令人感慨的词。

那一晚,他们不知多少次忍住欲流出的热泪,不知多少次举杯,不知多少次努力微笑,不知多少次拥抱。

今夜过后,他们将毕业。

9.

大家各自散到舞池里跳舞,或者偷溜到某一个隐在夜色里被金碧辉煌舞会灯光音乐映出影子的圆形阳台。毕竟这个夜晚,他们都想要留下足以成为高中最后一页的美好回忆。

他们不停地聊天谈笑,不停地跳舞,不停地欢笑,害怕一旦停下来,就要哭了。

直到Allmight浑厚的声音和蔼地提醒他们离最后一支舞还有10分钟,赶紧找自己的搭档,准备着补个妆整理着装,或者最后抓住这个机会邀请一下,尝试抓住青春恋曲的尾巴。

于是大家就纷纷行动起来。有搭档的寻了自己的搭档牵着手,没有对象的自觉站到舞池边缘一列排开,倚着墙看。

10分钟。

爆豪胜己躲在某一处角落,手边连拿了好几支刚才Allmight亲自倒的香槟塔的香槟,已经有几支被喝空了。

这淡金色酒液酒精含量不高,他不是借酒消愁,也没打算靠酒精逃避。

他还在矛盾,他不想看切岛去邀请谁,可偏偏,他眼睛一扫,就能准确地从人群中找到属于切岛的颜色。没办法吧,他喜欢他,一眼认出他的背影,仅仅是因为自己心之所向。

他看着切岛在场子里踱步,似乎是在寻找谁。

爆豪胜己呷了一口香槟。

8分钟。

绿谷出久和丽日御茶子在寻找彼此的途中差点相撞,抬起头对视一眼,愣了一下,就一齐失笑了。

而中途换了西装的轰焦冻则执起了同样中途换了晚礼服的八百万百的手,另一只手轻轻地为她理了理披落肩头微散的纤长发丝。

5分钟。

在其中一个天台上,上鸣电气执起耳郎的手,躬下身去轻吻她的手背,抬起眼神,被舞池金光照得亮莹莹的眸眼里只映出了耳郎一人,敛去了笑意,他脸上满是认真却柔和的神色,轻轻地说,他想要和她跳最后一支舞。

上鸣电气,此时此刻用他并非白痴脸的那张帅气面庞,以反差的认真,从另一种层面放电。

3分钟。

在另一个天台上,常暗的脸涨红得连夜色都遮不住,总算是突破了他的难关,结结巴巴地叫出了“小梅雨”。

而对面的蛙吹梅雨笑得开心,牵起他的手走向舞池。

1分钟。

爆豪胜己又喝空了一支香槟,看着切岛匆忙地在人群中穿梭,神色焦急地寻找他的那个人。

他希望切岛能够找到,却又希望切岛不要找到。

他希望切岛找到之后对方欣然应允,然后他们一段佳话,却又希望对方满含歉意地拒绝。

作为朋友,他该为他加油鼓劲,可是作为暗恋他的人,他却在深刻地嫉妒,胸口觉得苦闷难受。

够了吧。

他不再去看场内如何,他的眼里只有盛着淡金色液体玻璃杯上映出的稍微扭曲的自己的身影。

当全场灯光为了最后一支舞的效果而骤然暗下的瞬间,爆豪胜己也阖上了眼睛。

他一口饮尽最后一支香槟,心随之沉下去。

落幕了。

结束了。

走吧。
别让他那没有结局的苦恋太过于丢人现眼。

从明天开始忘却吧。

他躲在黑暗里,转身要走,把最后一支玻璃杯放在桌上的手腕却被人抓住了。

他心下一惊,抬手就要甩开,可是看到来人,他却愣住了。

比之前都要更璀璨迷眼的灯光毫不吝啬地洒下,全场渐亮起,切岛背光立在他面前,抓住他手腕的力度有力不让他轻易挣脱,却也小心翼翼地温柔。

爆豪胜己想你这是干什么呢?

他几乎要被光芒刺得眼睛生疼而沁出湿意。

你不是要去找你喜欢的,在意的人吗?又为什么抓住我呢?

他几乎不敢置信,切岛喜欢的人会是自己

但是如果切岛现在抓住他是为了问他某一个别的谁的行踪,他想他一定无法接受,大概会奔离这里吧。

“总算找到你了。”切岛整个人紧绷起来的紧张气场松懈下来,随后又因为音乐的流淌而再次紧张起来。他能感受到掌心底下爆豪胜己僵硬绷紧的肌肉。

“最后一支舞......”他深吸一口气,一句话要说不说地含在嘴边,终于要说出口,却被爆豪胜己打断了。

爆豪胜己一声不吭地扑过来,撞疼他的下巴,却拥抱住了他。

切岛只是愣了一下,同样不敢置信,下一刻却不假思索地回抱住他,缓缓收紧手臂,紧紧地拥抱着回应了他的心之所向。

场子有一小片缓缓响起的掌声,是为最后鼓起了勇气邀请心仪对象的人,无论成功与否。

还有一小片的惊呼声,可是他们没去在意。没去在意这究竟是祝福的喝彩,还是微妙的惊叹。他们的眼中,此刻只有彼此。

他们只知道,自己的心自此总算是尘埃落定了,再不浮躁,再不随便脱离自己追随另一个人远去的背影了,只为身边的那个人,而跃动。

10.

乐声已经响起,灯光与星已经亮起,你的手我也已经牵住,

所以,接下来,

shall we dance ?

end.

评论(8)

热度(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