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徇

我不如彷徨于无地

【胜出】噩梦

☆虽然标题是噩梦,但其实是久梦到了一个文艺温柔浪漫的咔,然后浑身鸡皮疙瘩直冒,最后醒来枕边人还是正常咔的这样一个故事,不虐不虐

☆推荐bgm以及歌词引用来自:Anthem Lights--Love You Like The Movies

↓正文:


I promise if you let me

I'll love you like the movies.

绿谷出久知道自己坠入了梦境之地,因为所有的一切都那么真实,除了那个人。

他还拥有意识,却不太能控制自己的身体。就像是旁观着另一个平行世界里的另一对情侣。

另一对,不一样的绿谷出久与爆豪胜己。

这个爆豪胜己是个艺术家,似乎是个作家。

他们的家变得不太一样,充斥着许多漂亮颜色的小物件,组合成独特温馨的氛围,晶蓝色削平冰山形状桌上的淡雅颜色瓷瓶里插着一支睡莲花,幽幽地香着,墨紫色花瓣里金黄的蕊。


And in case you forget

Where we've been and what we did

I'll write it all down,read it out aloud

Again and again

他坐在外散淡淡荧光的电脑屏幕前,看爆豪胜己写的每一天的日记。平淡美好的小事一点点地从眼前淌过。他写下他们的相遇,他们的相恋,记录他们的每一次旅游,每一次约会,描绘每一次牵手,每一次接吻的漂亮晨曦夕晖。他描写天空水洗过的蓝,纯白绵密的云,淅淅沥沥的雨,如练的月色,池塘生出的春草,闲雪飘落空阶,这些许多许多微小却令人感觉生活美好的细节。

耳边突然响起他熟悉的声音,爆豪胜己在他耳畔温和地念出屏幕上记录日常的一段小诗,他用拉丁文写的。

绿谷出久听不懂,可梦境里的这个身体的主人似乎听得懂,也很享受爆豪胜己的异邦语口音。

他能感受到这个身体主人,梦境里的绿谷出久的幸福,可他自己却根本不习惯这样语气温柔,文艺细腻的爆豪胜己。他受不了。

他受不了这个爆豪胜己唤他一口一个“出久”的亲昵,受不了脸颊上盈如绒羽的吻,受不了他拥抱自己时手臂轻柔的力度,和他眼里的温度,流转着如水的情绪,眯起眼睛看着他时,唇边那一抹自然而然的弧度。

绿谷出久受不了这个温柔的爆豪胜己。



Even though I may look crazy

I'll grab your hand,ask you to dance

In the middle of the street

Learn to sigh,cheesy lines

Like "Baby you complete me."

他们牵着手走在街道上,不畏惧任何目光,生活得坦荡又快活。

今天天气很不错,刚刚吃过的午饭味道也很好,爆豪胜己来了兴致,在街道中央突然带着绿谷出久停下了脚步。

他松开他们相牵着的手,迈前几步回身,笑着冲略显疑惑的绿谷出久伸出手掌抓住他的,邀请他共舞,另一只手里魔法一样变出一束火红玫瑰塞进他的怀里。

“在这里?”绿谷出久携着笑意反问他。

“嗯哼。”他的眼里有阳光和比那更灿烂的他爱的人。

“It must be crazy.”绿谷出久耸耸肩,叹了口气之后快活地笑起来,“But I love crazy ideas.Baby,you comlete me.”

那很疯狂,可是梦境里的绿谷出久却挺喜欢。他喜欢和他一起挣脱世界束缚,逃离那些条条框框的感觉。人生至少得有那么一次,不在乎社会的看法,不在乎旁人的眼光,去坚持自己喜欢的想要完成的事。去完成自己。

这是甜蜜的疯狂。是绿谷出久一直想要尝试的,不过分的出格行为。

于是他们在街上跳舞,那个瞬间街上所有的人声都消散,风卷起不知名的芳香绚彩花瓣,节奏明快的舞曲旋律响起,他们的每一步都踩在准确的音符上。他们笑着,眼里只映出了同样快乐的彼此。



I promise if you let me

I'll love you like the movies.

幸福与喜悦通过心脏的搏动淌遍全身,可潜在场景背后的绿谷出久却凉透了后背,浑身寒毛直竖。

他受不了这个浪漫的爆豪胜己。他觉得自己在崩溃边缘了。

这个爆豪胜己确实温柔,确实浪漫,可他不是与绿谷出久共享那些年岁的那个爆豪胜己,不是他倾心的那个脾气暴躁目空一切的幼驯染,不是与他历经一切风雨磨合最终才互通了心意的恋人。

这个爆豪胜己,不是他的爆豪胜己。

他属于这个梦境里的绿谷出久。

他们的幸福绿谷出久有目共睹,可是他与爆豪胜己之间的那一切痛苦的挣扎的艰难的日子都不能够一笔带过,也绝不可以被抹消。是那些过去造就了他们,正是因为回忆,成就了现在的他们俩。蜕变了之后,相爱的他们俩。

尽管曾经幻想过无数次将过去推翻,当做苦痛都不曾存在,但是那是不行的。

他们正是在铺满荆棘的夜道上一路走向了鲜花与阳光。

所以他会爱的爆豪胜己,只有他那个脾气暴躁,吵架时毫不留情面,高傲到鼻子翘到天上去的幼驯染。

他们绝对是孽缘,可他喜欢他,就喜欢那样不完美的他,不温柔不浪漫的他。他是那样强烈地吸引着他,任何除他以外性格的存在,哪怕脸长得一模一样,都无法令绿谷出久感到心动。小胜会对他温柔浪漫什么的,太可怕了。仿佛他们珍贵的过去被划上一个巨大的叉,仿佛他们走过的路都是错误的,回忆与留恋都不复存在。那太可怕。

所以这是一个柔软的噩梦。背景音乐欢快浪漫,却推他进深渊。别人的幸福。

当绿谷出久满背冷汗醒转过来的时候,他第一次有了失去那个人,失去与他所有的联系的恐惧。

窗帘顶上能隐约透出晨曦的缝隙还是漆黑的,外面连犬吠都止了,整个世界陷入安眠。

枕边人的呼吸平缓绵长,显然还在酣睡。

绿谷出久没怎么犹豫就把他弄醒。梦境与现实之间的界限,他急需确认。

突然被从梦乡拖出来,爆豪胜己脾气根本不好,睡意朦胧的眼尽可能恶狠狠地瞪视那罪魁祸首。

“干什么!”他声音里没有好气,却因为熟睡而带着听起来很舒服的沙哑。

绿谷出久看他这幅模样,吊起来的心脏才堪堪落地,垂下眼眸轻轻地说没什么。

爆豪胜己眯缝起眼睛看他。如果真的没什么,怎么会大半夜把自己吵起来。他伸手揽住他后背,发现那被冷汗洇湿了一小块,指尖所触之处一片凉意。而绿谷出久墨绿色的睫羽尽管在黑暗中看不清晰,他却知道还在轻轻地颤着。

啧。

他于是打开夜灯,翻身下床,打着呵欠找了件干净棉衫扔给绿谷出久,让他换上。

折腾完之后,他才把人牢牢地圈在自己手臂里,下巴尖虚抵在他头顶,把绿谷出久整个抱在怀里,往温暖柔软被窝里拱了拱再度酝酿睡意。

“睡觉。”

感受到纤维之间满是凉意的衣料被自己和爆豪胜己胸膛的温度渐暖热,听着熟悉的有力节奏心跳声,他才再度阖上眼睛。

那个人的身边总是这么令人安心。

这是他的爆豪胜己。他爱着也爱着自己的人。而他并没有失去他。

不需要什么温柔,也不需要什么浪漫。

爆豪胜己是爆豪胜己的模样就好。

这辈子都这样就好。他不需要改变,他们都不需要改变。

让爱保留它原本最真实深刻的模样。

晚安,晚安。

end.

评论(2)

热度(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