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徇

我不如彷徨于无地

【胜出】眼泪地图

☆比较虐的短打

↓正文:

他们结束了暧昧期。

以他的一句“我们大概还是做朋友更合适”。

绿谷出久除了接受与放下这颗恋心以外,别无选择。是他喜欢他,主导权从来就不曾在自己掌中。

暧昧期间,他牵过他的手,是绿谷出久主动的,却不知是谁的掌心先出了汗,湿热的,少年们的手。

爆豪陪他赏过花,看过暖春的一树花开,是柔软而温柔的,梦的颜色的花朵,灿烂地坠在每一枝稍,讴歌着生命与阳光。

他也等过自己社团结束,没有怨言的几个小时,随后一起回家。尽管没有很多话可说,却坚持要同路。

可那天,爆豪胜己却对他说,“想明白是因为尽管做了这么多事,我依然没有心跳剧烈的感觉”。

绿谷出久表白的时候,爆豪胜己愣住了。他不知道。不知道绿谷出久暗暗地对他怀抱这种情愫,也不知道自己的想法,毕竟之前他从没考虑过。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喜欢绿谷出久,也不知道会不会喜欢上。

以恋爱的感情。

而他现在想明白了。答案是残酷却不容置疑的。绿谷出久无可奈何。

明天的自己看见他,会是什么样的表情呢?

绿谷出久钻在温暖柔软的被窝里,反反复复地看爆豪胜己宣告这一切结束的话,放空脑袋,呆呆地想。

心脏之前还在一阵一阵地生疼,好像每搏跳一次,都拼尽全力地想要摆脱窒息感,挣扎求生。

现在不那么疼了。不是不难过了,可能只是麻木了。

取而代之,眼泪毫无征兆地凝结。

他突然想起书里看到的一句短句,“像从心脏流出的血那样温暖的眼泪”。

他说还是做朋友。

那他该怎么办呢?

这份苦痛的恋爱心情,之前相处的那些时光,还有那么多的回忆,该怎么办呢?该往何处安放?

不可能丢掉的吧。

牵手而未被拒绝的时候,他竟然真的心生期待,奢望他们之间是能产生一段故事,是能够有结果的。

可是没有。一切只是他的一厢情愿。明明从最开始就知道的,为何现在却难以接受?

他还想要牵他的手,还想站在他身旁,还想他看着自己的时候,眼里映出的是不一样的光彩。

可是不可能了。

结束了。

还没开始,就已经结束。

曾经牵住的他的手,不是虚假,不是幻梦,却也并不真实。

他坐起身,最初的泪水加速坠落,被脸颊笑肌的轮廓敲落,干脆利落地凝滴落下。

很细很小很轻的一声,啪嗒。

啪嗒。
毫无征兆地落泪。

有一滴落在手背上,绿谷出久用指尖抹开,才惊讶于一滴泪原来有这么多的体积,原来是这么大量的液体。

从明天开始,他们要从暧昧的边缘退回朋友的距离,

从明天开始,他们不再互相告知起床与晚安,

从明天开始,他必须清醒,必须放下,必须不在意,必须像之前一样,

哪怕只是伪装,哪怕只是虚张声势,

在爆豪胜己的面前,自己依然要如往常一样,一样地笑,一样地相处,一样地交谈。

可那多难做到。

他要如何才能不在他的面前,不在他的眼神里原形毕露?

眼泪的流速减缓了,慢慢地滑落一行泪痕,可随着他对未来的思考对过去的回忆,使得一切更加痛苦起来。

他躺倒在床上,缩进被窝里。

眼泪肆无忌惮地在脸上横流,砸过鼻梁,蹭过嘴角,滑进耳廓的软骨褶缝间,钻进发丝间,那些温热的濡湿触感鲜明地在皮肤上留下一道道路径,像是一张地图,蔓延铺陈。有些路径重复,有些路径新辟。

他扯过纸巾擤鼻涕。

哭泣却无论如何止不住。他哭得并不大声,受伤的小兽那样蜷缩起身体想要保护自己,却无奈疼痛以心脏为原点扩散,压抑着声音发出无意义的令人揪心的痛苦呜咽,断断续续地哽咽一些词句,刺痛自己以揭清现实。

僕じゃ,ダメなの?
是我的话,不行吗?

那为什么你还放任我牵你的手?
为什么你还对我笑?
为什么,你不松开,不拒绝呢?

直到期待与心动悉数破碎幻灭为徒劳。

他就是有这么这么地喜欢爆豪胜己。

也被这么这么深刻地伤害,爆豪胜己却不会,也没有必要知道。

他不会理解,也不会因此转变心意,那他又何必要告诉他,徒然增加自己的狼狈?

绿谷出久并不软弱,所有人都知道,他坚强而执着。

可这不代表他不会受伤。

而他现在能做的事,一件也无。只能随着心伤,这般肆意哭泣。

他只能接受爆豪胜己的拒绝,黯然神伤。

感情的事从没有谁对谁错,只有无处诉说的苦闷,与毫无道理的无可奈何。

毕竟两情相悦是多么困难且小概率啊。

脸上潮湿的,漫流泪水。

泪水的地图。

爆豪胜己最后对他说,
说“谢谢你”,
还有“抱歉”。

都是爆豪胜己很少使用的字眼。分明那么稀罕,却也才使绿谷出久哭得更加痛恸。原来这些话从他口中吐露,会是这般深切地伤害了他,割裂他的心。心痛难止。他简直要因为那闷疼的重压窒息。

直哭到眼皮酸涩,疲倦难耐。明天起来,希望眼皮不要又红又肿才好。绿谷出久心想。



绿谷出久几步上前,再一次牵住了爆豪胜己的手,依旧那样温暖湿热的,真实得令人欲落泪的触感。

爆豪胜己扭过头来,眼里只映出他的身影,明亮的星屑藏在眼波沦涟间浮沉,在一花树下,嫩青草地上,背着春日暖阳,笑着骂他,眼尾的锋芒弧度柔和,

“你还真是死性不改啊。”

却没有松开他的手。甚至回握紧。

指节钻过指缝,他们十指相扣,心相恋。

好像真的彼此相爱。
好像真的能够催生出一段美好的故事。
好像他们真的能有一个结果。
好像理所当然地契合进彼此灵魂与未来生活的每一时间。

绿谷出久忍不住紧紧拥抱他,感受掌心底下锻炼得当背肌的起伏,脸深深埋在他肩膀,而泪水打湿了爆豪胜己的一小块绒布衬衫,洇出深色。

他几乎不知道自己为何哭泣。

可绿谷出久似乎知道了,眼泪的目的地,那一张漫长地图的终点。

他从梦中醒来。

于是明白过来,那终点,他再也无法到达的事实。

昨晚描绘的眼泪地图几乎干涸,梦中淌下的新泪,也只是徒然扩展地域,洇湿又一条旁支。

眼泪无法到达的终点。

以及绿谷出久得不到结果的喜欢。

end.

评论(9)

热度(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