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徇

我不如彷徨于无地

死亡相关随笔



1.

我们其实离死亡非常近,但是被安稳日常消磨麻木的我们却意识不到死亡的重量,尸体的意义。总觉得死,是离自己很远的事情,潜意识里都觉得自己是不会死的。

我也不算例外。所以在某些时刻,才会恍然大悟那样惊觉,其实死亡一直存在。在很近的地方,窥视着所有人。

2.

父亲说,小时候陪我去医院看病的时候,看到别人抱进来一个高烧的婴儿。

体温烧得很高,父母却还将它裹得严严实实。父亲说那个婴儿就那样死掉了。尸体被装进一个黑色塑胶袋。

死掉之后,生命消散后,不过一团肉块。

那个黑色塑胶袋最后怎么样了呢,我有些想知道,但父亲想必不清楚。

3.

我看见了被车碾死的鸟。在家门口的那条路上。

原来大概是绿色的。它在路面上,维持着一点属于鸟的特征,成为一团乱七八糟的东西。让人看了一眼就祈祷自己从没见过。

没有人清扫它。我眼看着一天天它被碾得更平,有苍蝇盘旋。

它几乎成为一只平面的鸟,留在地上。再然后,只剩下一点点绒羽。最后它终于不见了。

那么在这么多次车轮辗轧之后,它去了哪里?

同理,这几天我又看见一只被车辗轧的青蛙。它向前扑在地上,颜色是脏污的墨绿。好像只有一具皮囊,非常恶心的样子。

皮和羽毛不一样,多久之后它才会消失?又会去哪里呢?

4.

之前去医院看病,下意识地看了看医生压在玻璃桌面下的东西。其中有一张医院内线的电话名录。

清晰地看到第一列倒数第二个写着,运尸,小陈,和一串相应的数字。

走出去的时候,看见与窗户相对的门边的柜子里有厚厚几文件夹资料,其中一个标着死亡病例研究。

我几乎直到当时才意识到,我是在医院,而医院原来是个离死亡多么,多么贴近的地方。

这里诞生死亡,孕育尸体。人们在这里出生,也在这里死去。生命像个莫比乌斯的环在这里相连。

这里出借人生,也储蓄死亡。

5.

人其实真的很脆弱,随时都会死去。但人却又那么坚强,即便生活痛苦艰难,有那么那么多的人们也选择咬牙坚持下去,为了明天的晨曦,为了寻找活下去的意义。

人的灵魂,如果真的存在,一定是不会死去的吧。

我想这样相信,请让我这样相信吧。

评论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