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徇

我不如彷徨于无地

【胜出】说一句爱你(3)

☆跨度比较大,我又比较啰嗦,可能会有一些小瑕疵

↓正文:

9.

绿谷出久哭着,没有眼泪流下来。爆豪胜己坐着,手足无措。

眼眶热起来,他竟然也生出了些想哭的冲动,他攥紧拳头,抑制那冲动。

讲真的,为什么他们会变成现在这样?

这到底,到底是谁的错?

是自己吗?不对,他非常确信过去的自己真的不喜欢绿谷出久。可是为什么现在就是喜欢?感情这种东西,也是会发酵的吗?它变得苦涩。

爆豪胜己甚至没有预想过自己会被拒绝。因为当年的绿谷出久,喜欢得是那样拼尽全力撕心裂肺。他不忍心伤害他,甚至有一点点心疼。

那是喜欢?爆豪胜己真的不明白。他从以前开始,就不擅长感受那些温柔细软的感情。他的感情向来是热烈的,是火焰燃尽灰烬那样细腻的。他的细腻覆盖火焰,别人看不见。

那你绿谷出久不该看不见。他突然这样想。他们相处了那么整整数十载,别人看不出,绿谷出久不应该看不出。

可是绿谷出久是当事人,是被蒙在鼓里,被心里那个小槌呆呆闷敲的先喜欢上的那个。

他看不出也是自然。如何才能让陷入感情漩涡的他再去理性分析爆豪胜己?如何才能让已经被拒绝了的他再去揣度爆豪胜己也是喜欢自己的?那太残酷了。

他连放弃现有的一切都心痛得舍不得,如何才能再旁生期待自伤?

怪不得他。爆豪胜己也是明白的。

感情这种事,理智都能够想得明明白白甚至条理清晰通顺,可感情那道坎就是无论如何过不去,无论如何也还的喜欢。

*理性告诉我的,最终是理性的无力。

一时无言,他们谁都没有再说话,仿佛天不怕地不怕的最强英雄们被这一句轻声甚至吵不醒婴孩的“我爱你”中岁月和情感的分量压垮了背脊。

心灵的疲惫。明明刚刚睡醒,却好似一夜无眠。比任何时候的加班加点,出差海外,拼命工作都要令人疲惫。

“我去准备客用的洗漱用品,需要换洗衣服吗?”绿谷出久先撑着膝盖站起来,迈开步子行动起来,推开一个人住大小正合适居所的某间房门。

“不用,我一会回家洗澡。”给你添麻烦了。这一句含在舌尖,最后爆豪胜己也还是没有说。那太生疏了。

而他不想和他这样生疏。

他现在只能看着绿谷出久的背影,想起绿谷出久直视自己的眼神,不再躲闪。

他是真的放下了,真的不喜欢了。他不无苦涩地心想。

明明先推开他的是自己。

*出自 芥川龙之介《罗生门》

10.

爆豪胜己洗漱完之后,绿谷出久就钻进卫生间洗漱。

水声轻轻地流淌,绿谷出久在洗脸。

爆豪胜己摸到厨房,看那里有偶尔被细心使用的痕迹,想起那家伙以前只会做些简单的饭菜,现在是否有些进步呢?

他打开冰箱,拿出最后两颗蛋,一个煎了荷包蛋,洒碎黑胡椒,淋上一点酱油,另一个做了炒蛋。绿谷出久喜欢吃嫩的荷包蛋,拿叉尖轻轻戳一下用金黄粘稠蛋液裹着焦香蛋白边边吃。他还记得。

方形小平底锅里煎培根的油泡滋滋声刚刚停歇,他将培根和煎蛋装进两个雪白圆瓷盘,烤面包机叮地一声弹出热气腾腾,又微脆的吐司。

他用刀整齐利落切下吐司厚棕色边缘,习惯性地想搓成面包屑以后炸东西时做外面,才想起这并不是自己家里,不是他熟悉的那个厨房,也不知道绿谷出久有没有这种习惯,想了想还是搁在了阳光正好微风习习的窗台上。

他又翻出一罐只剩一个底的花生酱,往每片吐司上抹了厚厚一层稠香。

绿谷出久用毛巾一边擦脸一边走出来的时候,嗅到满室热腾腾香味,爆豪胜己端着两个白瓷盘搁在他家餐桌上,背着晨光,轻薄窗帘被风吹得微微鼓起,锋利侧脸轮廓被柔和,是温暖的颜色。

绿谷出一个恍惚,以为自己在做梦。

而窗边有麻雀啁啾,他分去一眼目光,三两只正啄食面包屑。

听见门开合声响,爆豪胜己抬头,给他一个眼神,“借用了下厨房”打断绿谷出久刚刚出口半个字的“谢谢”。

你何必言谢?这是我想为你做的。含一点想要打动你的私心。

这是爆豪胜己式的温柔。至少让我为你做顿早饭,至少,让我再多留在你身边片刻,不因为工作,不因为客套,不因为所谓友谊,却能名正言顺。

再多给我些时间。爆豪胜己垂下视线,想。我能否最终再次打动你?

于是他们坐下来,安静吃这顿香气四溢的早饭。

“我去泡咖啡。”绿谷出久这样说着,踩着拖鞋又去了厨房。

爆豪胜己隔着玻璃移门,看咖啡机吃进一些褐色豆子,咕咕地运作起来。在等咖啡的时间,绿谷出久摸出咖啡滤纸,然后手撑在料理台上,看窗外那几只麻雀发呆。

干干净净一件白色T恤,下面是宽松浅灰色的家居裤,光裸的脚,踝骨分明,额前刘海处还有一撮睡翘了的发,执拗地拗向一个奇怪的角度。呆的同时,有些可爱。鼻梁挺直,脸颊比记忆中的那个少年消瘦了些,没那么肉嘟嘟的柔软质感了,雀斑依然以令人怀念的方式排布点缀着。

爆豪胜己一个恍惚,以为自己在做梦。一个美梦。如果他们在一起了,如果他们在同居,如果他们相爱得这般温馨,如果.........

“咖啡好了哦。”绿谷出久一手端着一个飘些缥缈白雾马克杯,声音闷闷地从玻璃移门那一边透过来。

爆豪胜己回过神来,看绿谷出久似乎是苦恼着一手端一杯咖啡而没法腾出手开玻璃移门,毫不客气地嘲笑了一番,身体早就站起,去给他开门。

甚至有些夸张,他不得不掩饰刚刚旁生期待的美好妄想。

这是现实。他想。

绿谷出久小小声地道谢,笑笑从他身边经过,近得爆豪胜己都能闻到他身上那清爽干净的淡淡香味,属于绿谷出久的味道。那个瞬间,他几乎因心痛窒息。

这一切,不是属于他。
这么温馨的一个早上,大概只有这一回。
这么美好的一个他,不是属于他。

直到绿谷出久拉开椅子坐下,他才在原地缓过来些,松开不知何时攥紧的拳,修剪整齐的指甲在掌心留下浅浅的白痕。

在绿谷出久感到疑惑并发出询问声音之前,爆豪胜己调整好心跳,坐回桌前,就这咖啡继续早餐。

一餐毕,绿谷出久很自觉地端起空盘,又走向厨房。还是老样子,因为一手拿着一个瓷盘,没能腾出手开门,无奈而苦恼。爆豪胜己端着咖啡又喝一口,笑他呆,同样的错误怎么还要犯一遍,为他开门。

绿谷出久只能笑笑,不算是辩解地开口说,因为以前只有一人份的盘子,习惯了。

爆豪胜己于是沉默下来,不再笑了。看着他熟练洗盘子的背影,仿佛看到孤独生活岁月的沉积那样感慨。

他们多像啊。

一个人生活,一个人做一人份的餐食,咖啡也泡一杯份,夜晚躺在单人床上,独自入眠。醒来时,也是一个人。

他们其实何曾害怕孤独?

孤独不算什么。他们只是害怕在某一个瞬间,突然想起某个人,某件事,某个时刻,心底涌上足以破冰的暖流,回忆起了陪伴的滋味,衬得那份自认习惯了的孤独,是那样那样的难熬。

绿谷出久在愈发灿烂的阳光里,留给他一个吉光片羽那样朦胧美好,微微发光的剪影。

他就这样静静地看着他,直到他在一块干燥白布上擦干手上残留水珠,再次走出来。

隔着一张不大的桌子,他们面对面,心不曾相连。

他们默默无言,只慢慢啜饮那杯已经凉透了的咖啡。

窗台上麻雀不知何时飞离,只留下点点浅色碎屑。

就像他们离开彼此身边,只留下迟到的心伤,和迟来的喜欢。

11.

既然他曾经喜欢过自己,爆豪胜己放下空杯子时最终想明白,那么这一次,他也一定是有办法再让绿谷出久喜欢上自己。

对,一定是有的。他想要这样相信。

如果两情相悦,要珍惜;不相悦,要想开。他在某本书上看到。

可是想开,是那么容易想开的吗?喜欢这种温柔却也坚硬浓烈固执的感情,是那么容易能够放下的吗?

说不喜欢了,就能够不喜欢了,怕是没那么简单的吧。

得之我幸,失之我命。真是如此?爆豪胜己从来不相信所谓命运,他只相信自己。

可是感情这种事,并不单单是一个人的问题,而是两颗心。强求不来,是他无论如何努力,也不一定有结果的。

但是绿谷出久曾经那样深刻地喜欢过自己。爆豪胜己毫不怀疑那份喜欢的分量,因而现在每每想起,才都心痛不已。

自己身上有吸引那个人的品质,尽管他还不知道是什么。但,至少是有的,而且是铭刻在他灵魂深处的什么。

答案只能够他自己去寻找,无论他现在依然拥有,还是在从少年一路走来时遗失,他都想要再找到。

他不会去问绿谷出久,你曾经喜欢我什么。因为那个人的话,一定会一如既往地笑着,轻声告诉自己,小胜是小胜就好。做自己就很好。

这爆豪胜己当然知道。他也不打算为了绿谷出久而改变什么。他不可能为外物改变的。他的芯不允许他这样做,那不是他的风格,也不符合他的人生美学。那会折损他的傲骨,挫去爆豪胜己灵魂的锋芒。他会变得不再是他。这是他最为厌恶的事。

所以,他不会改变。

他的喜欢不是那么轻率的东西,他的心动也并不浮躁,甚至隔了这么多年才沉淀成型。

他愿意慢慢来,他要证明,不知道向谁证明,可能是自己,这份感情并不是没有意义的。

他最终能否打动他?其实爆豪胜己心里真的没底。

绿谷出久那个人,看上去温润如玉,内心坚定强韧,宽容正直,但其实是个认定的事就要一条路走下去,撞了南墙也不肯回头的性格。所以他真的不知道,曾经深深受伤的他,是怎么最后走出来的,又是否下定决心,再也不为自己动心思。

如果是那样,绝对没戏。

但是目前,眼下,就让他稍微有所期待吧。

哪怕最后遍体鳞伤,哪怕最终他要目睹他牵起别人的手,哪怕他空喜欢,他也不会后悔。

他爆豪胜己敢给就敢心碎。

更何况,如果在这里放弃了,连尝试都不去努力,等到很久很久的以后,他再次想起这段故事,一定会后悔的吧。

未来的事,谁都不知道,不是吗?

tbc.

评论(5)

热度(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