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徇

我不如彷徨于无地

【胜出】Curse

 ☆新版本好卡哦,一发字数多的就卡,黑屏,闪退,搞得我火气很大,whatever,转pc发


☆比较短,5k不到,he,curse诅咒


 ↓正文: 


0.

 

一定有个人

ta躲过避过闪过瞒过

 

ta是谁?

 

---《不为谁而作的歌》

 

1.

 

在被押上警车前,其中一个个性不明的犯人狠狠地瞪着击败他的绿谷出久,眼中满是血丝,闪烁意志坚定几乎具象化的恨意,形状可怖,接着,从他干燥开裂惨灰的唇缝间,他近乎低声咆哮地从咽喉里挤出字句,

 

“英雄‘人偶’,我诅咒你。”

 

2.

 

ta是谁?

 

你曾深爱的那个人,是谁?

 

3.

 

绿谷出久那天毫无征兆倒下,急煞众人,认为是犯人在最后一刻施展了个性,在逼问中,他只是冷冷地笑,说你们总会知道的,放心,要不了他的命。

 

绿谷出久紧急住院接受各项检查,意识不明的消息被压下,因为没有人知道那个性会造成怎样的后果。

 

但知晓相关事宜的人员尽管提心吊胆却也不至于过分担忧。如果是破坏性非常大后果严重的个性,在被追捕时早就会使用以脱身。

 

大概,只是个“诅咒”。

 

检查结果,各项指标正常,绿谷出久也很快恢复了意识。

 

然而,诅咒很快就展露了其冰山一角。

 

面对一片雪白的病房天花板和墙壁,绿谷出久毫无征兆地哭了,透明的泪水从眼角溢出,滑过额角,渗入鬓角,消隐发丝间。

 

“ta是谁?”

 

这个问题似乎是对着因为担心而聚集病床边的每一个人所问,似乎又像是在问自己,或者,是那涤荡淡淡消毒水味,空荡荡的虚空。

 

“ta是谁?”绿谷出久又问了一遍,遮住眼睛呜咽着。

 

他们从没见过英雄“人偶”这样脆弱的一面。

 

“抱歉,能不能让我们单独待一会?”

 

这次的大型联合活动,有不少雄英旧友一同参与,此时,知道绿谷出久曾经是个爱哭鬼的他们体贴地将警方与相关调查人员请了出去。

 

“绿谷,什么‘ta’?”轰焦冻的直率这些年来依然没有改变,直奔主题。

 

“有一个人,”绿谷出久揪着病号服的领口,他最近忙着工作,身形消瘦,锁骨轮廓明显得令粉丝心疼,“我爱ta,可我想不起来ta是谁了。”

 

他半坐起身,却慢慢地蜷缩起来,揪着胸口处的布料,眼泪依然在流。别人或许很难理解,他现在有多心痛。

 

“这.....”饭田明显依然还是对情感问题苦手,此刻只能皱着眉头,不知道怎样才能帮上忙。

 

“小久,你慢慢想,我问你,你只要回答就好了,好吗?”御茶子摊开手向下压,试图让他冷静下来。

 

“嗯......”绿谷出久垂头丧气的模样,他们很多很多年不曾见到了,此时只觉得心酸。

 

“用‘ta’这么暧昧的称呼是因为性别并不是‘她’吗?”

 

很好的着眼点,可是绿谷出久只是摇着头,说不知道,潜意识里模糊了说法。

 

“你们交往了吗?能不能想起一点片段呢?”

 

“在交往。我能想起一点细节,非常细节,却看不清脸,和任何显示身份的特征。”

 

这说法惊到了众人,因为他们从来都不知道绿谷出久有在交往的对象,狗仔队与娱乐媒体也没有捕捉到丝毫八卦迹象,可见这段地下恋情被隐藏得多么小心翼翼,他们爱得多么谨慎又认真刻苦。

 

“呃......”御茶子苦恼起来,不知道接下来该怎么诱导着询问,此时眼神瞥到桌上的手机。

 

“对了!”她一合掌,指尖的肉球相贴,“既然在交往,肯定会用讯息联系的!看看聊天记录吧。”

 

绿谷出久匆忙抓过自己的手机,认真查看每一个社交平台,甚至连老式论坛的角角落落都搜了一遍,最后找到一个隐藏聊天窗口,谨慎地上锁了二次密码。

 

“应该就是这个了吧。”御茶子松了口气,觉得事情这样就解决了。

 

绿谷出久擦干眼泪,却只是一直皱着脸苦笑。

 

“怎么了?试试吧?”

 

“我不知道密码。”

 

4.

 

犯人的个性是“抹消与现在最珍视的人之一相关的记忆”,一般来说,与亲人相关的记忆所占篇幅太长,分量太重,所以对象通常是爱人。

 

心还深爱着,脑却忘记了。对于对方而言,明明深爱,却在一夜之间忘却。

 

被迫失恋。

残酷的诅咒。

 

5.

 

当天,绿谷出久恢复冷静之后,众人留他静养,离开病房。

 

走在最后的爆豪胜己关门前回头看了他一眼,深深地隐藏了眼眸里的所有情绪。

 

他看着绿谷出久转过头去看窗外的侧脸,刚刚勉强挤出的浅笑瞬间消失的模样,寂寞忧伤得令他心疼。

 

他刚刚一句话都没有说,顺从别人认定他不太了解恋爱心情的假定,没怎么插嘴,关心止于嘲讽间正常范围。他不知道自己僵硬的面部肌肉是否也只是组合出了类似的生硬表情。

 

我知道是谁,

 

爆豪胜己其实很想说,

 

是我。

 

6.

 

将恋情深埋地下,是他们共同的希望。

 

虽然这样很辛苦,但他们真心相爱,只要能一直和那个人在一起,这点困难,他们在所不惜。

 

他们隐藏得太好了,没有同居,没有在外暧昧过,对戒藏在抽屉最下一格,甚至连聊天都要再辟一块隐藏空间,以防一些综艺节目的整蛊。

 

绿谷出久本来性格就谨慎,爆豪胜己又非常细心,导致现在,绿谷出久完全断了线索,连一根蛛丝都没有留给他。

 

早知道,爆豪胜己回到独居的屋宅,没有开灯,甩开鞋子,深深地把自己摔进懒人沙发,滑开手机锁屏,打开那个隐藏的空间,昨天晚上的对话还历历在目。

 

他们彼此互道晚安,再之前是随口闲聊,即使只是无关紧要的小事,只是这样,他们就已经很满足了。

 

屏幕荧光散在他脸庞锋利轮廓上,他茫然地顺从内心悲伤的冲动,打上一行字,发送。

 

快点想起我。

 

隐藏空间的密码是彼此的生日,他们知道,可现在的绿谷出久不知道。

 

他甚至不知道自己爱谁。那一颗真心全付出给了谁,他不知道了。

 

他现在应该更难过。爆豪胜己想,努力没让自己也哭出来。

 

快点想起来啊。

 

那么多的时间,那么多的回忆,那么多那么多的情绪,你的付出,我的感情,我们的每一次争吵,和好,每一次偷偷约会的紧张与喜悦,你就舍得全部只留给我吗?

 

你就这样抽身离开吗?你就这样全部忘掉吗?

 

那那些过去算什么?我们又算什么?

 

爆豪胜己好想打电话过去,告诉他,是我。

 

可是他掐着自己掌心,忍住了。在这个绿谷出久不记得的现在,告诉他也没有用。

 

没有意义。

 

爆豪胜己最讨厌没有意义的事,做了也是徒劳。

 

他把手机关机,摔在地毯上,放任柔软的黑暗将自己裹挟,本来是令人放松的恬静黑暗,此刻却将他的心渐冻,冰凉扩散。

 

7.

 

是谁?ta到底是谁?

 

绿谷出久对着他的全世界问,全世界都在替他发问。

 

他被迫失恋,像每一个心被掏空滴血的人,日渐消瘦,憔悴而悲伤。

 

比起嫉妒羡慕,大众的反响更多是心疼。如果有一个人,当你忘记ta时,竟如此伤透了心,ta该有多重要,你有多么爱ta,ta又曾经多么珍惜过你?

 

英雄“人偶”与那个完全未知的人相爱多年,地下恋情被呵护得无微不至,连不知详情的人都想在社交平台上说一句,“拜托了,那个某某,你就出来吧”“告诉我们吧,你是谁?”

 

绿谷出久把自己裹在柔软毛毯里,手脚却冰凉。

 

他记得,曾经有一个人,会在每每这种时候握住他的手,那个人的手非常温暖,将他连指尖都捂得温热才舍得松手。他甚至还能听见ta的嗔怪,“手怎么又这么冷”,却无论如何也记不起那个人的嗓音。

 

绿谷出久把自己缩在温暖的床上,却蜷缩起了身子,他在想那一个ta,那个不知道是谁的某某。

 

他慢慢地,能回忆起非常多的回忆,却支离破碎。

 

他记得那个人发丝柔软的手感,他记得春日里赏过的粉樱簇簇,他记得夏天花火的灿烂闪耀,他记得秋山雨后的清新泥土气味,他也记得那个人替他拂去肩头落的第一片雪花。

 

他还记得,海边浪花朵朵,他和ta避开沙滩上的人群,光着脚丫坐在偏僻无人还残存太阳余温的海崖上牵手,看着一只人字拖落进海浪的缝隙,越漂越远,索性把脚上还剩的那只也用力扔进了海里,大声说了什么,然后哄笑成一团。他们在夕阳西沉的瞬间接吻,他直到现在都还能清晰记起那天晚霞卷烫上的金橙边,与心头藏进涛声的悸动。

 

那个人现在在做什么?为什么还不来找我?ta是不是生气了?我伤到ta的心了吧。

 

为什么,你为什么还不来找我呢?

为什么?为什么不来救我?你不爱了吗?

 

因为我忘记了,所以你在惩罚我吗?

 

英雄“人偶”最近的状态不太好,虽然工作全都认真完成,在摄像机镜头前的笑容也无懈可击,可只有最熟悉他的人会知道,他无框眼镜遮挡下,眼袋淡淡的青。

 

他还是很憔悴,却没有告诉任何人他的脆弱。他甚至不敢猜测那是谁,如果猜错了,无论是对猜错的那个人,还是对原来深爱的人,都是极其不负责任的行为。他不会这样做。

 

他只是需要时间好好想一想,他该怎么做。

 

8.

 

他们当然是讯问过犯人的。

 

得到的只是唇边冰冷得渗人的愉快微笑,他说,

 

“没有能够解除个性的方法。

 

真爱能解除诅咒?让童话统统见鬼去吧。”

 

9.

 

爆豪胜己始终保持着沉默。

 

仿佛一切都没有发生过,无论是他和绿谷出久隐藏的地下恋情,还是他心底深藏的美好回忆。

 

但那都只是表面。

 

他多想知道绿谷出久现在在做什么,感觉怎么样,睡得好不好,会不会梦见他。

 

其实睡不好的,也是他自己。可是他把自己蒙在被子里,让黑暗完全包裹自己,不停地一遍又一遍告诉自己,你要睡觉,你必须睡觉了,不能再想了,不能再想他。你不能被看出端倪。

 

心里另一个声音就跳出来说,我凭什么不能被看出端倪,你们是相爱的,你明明就可以告诉他。

 

爆豪胜己也不知道,自己现在应该怎么做。

 

他不敢告诉他,也不敢回应那么多的声音,不,他爆豪胜己从来不会不敢,他只是不想。

 

说了又怎样?他明明不记得,绿谷出久那样的性格,一定会想着很抱歉,想着要弥补,他会回到自己的身边,却不再那么爱他。他会回到自己的生活,他会努力爱他,可是那太生疏了,相处会很生硬。

 

爆豪胜己不要那样。

 

如果是那样,还不如就这样继续一言不发。

 

他不是不心疼,绿谷出久强大表面背后的脆弱。

 

绿谷出久现在,在想什么?他想要怎么做?而自己又该怎么做?

 

10.

 

什么时候自己开始变得这么畏手畏脚的了?

 

爆豪胜己问自己。

绿谷出久问自己。

 

自从那事件之后,时间流逝到了一个适宜思考的长度。他们问自己,事情是怎么到达这一地步的?

 

绿谷出久相信着,和那个人的恋情之所以被隐瞒地下,绝不是因为他们害怕,而是为了彼此考虑。

 

相爱不是一个人的勇敢,是两个人的责任。他们要共同维护这段关系。

 

绿谷出久哭累了,嗓子都哭坏了,可是想明白了。那个人不现身,一定是有原因的。自己应该更勇敢一些,而不是一味地被动等待。遗忘不是借口,至少他要有所行动。

 

猜测确实很失礼,可他也相信自己的心。既然他深爱过一次,就算是失忆了,他相信自己也还会爱上同一个人。

 

而所有他需要做的,就是勇敢地去爱。

 

爆豪胜己睡不着的那些时间堆积,沙漏逆流,逐渐形成了一个答案。

 

他爆豪胜己从来就不是该被过去束缚的人,他总是抬头向前看。

 

现在自己如此痛苦焦躁是因为止步不前。他终于意识到,现在他和绿谷出久都痛苦的境地才是那个混蛋最期待的。他怎么甘心受一个杂鱼混蛋摆布?摆布他,摆布绿谷出久,摆布他们的命运?

 

既然过去已经回不去,他们还有未来。

 

大不了再爱他一遍,从头来过。

大不了再去追他一遍。

拜托了,再让他爱上自己一次吧。而这一次,他们还会幸福。

 

于是爆豪胜己才发现,所有自己需要做的,就是勇敢地去爱。

 

10.

 

在爆豪胜己主动想去约绿谷出久出门谈一谈的时机,绿谷出久开始挨个约朋友出门叙旧。爆豪胜己知道他想做什么,主动去和他商量时间。

 

他们都开始有所行动。

 

见了面,打了照面,绿谷出久笑一笑说,“失礼”,然后就来牵他的手。

 

想也知道绿谷出久大概就是这样确认的,太呆了,爆豪胜己一边这样想,心跳却无法克制地加速了。

 

隔了这么久,他无法否认他非常想念他。

 

当然,还有紧张的成分。如果绿谷出久没有感觉,那么自己就要表白。再一次表白。

 

绿谷出久牵起他的手,第一次干脆利落,坦坦荡荡。

 

他放空思绪,回想和爆豪胜己之间的点点滴滴,他不抵抗交往的可能性,却也不期待更多,避免错觉晃眼。

 

只是一个瞬间。他的心动摇了,下意识地松开了手。

 

不会吧,绿谷出久想,视线低垂,唇边略带歉意的柔和笑意僵住,心跳却悄悄加快,无法控制。

 

第二次他去牵他的手,小心翼翼碰触像对待精致纤薄的玻璃艺术品,可是爆豪胜己一把用力拉过他手腕,握在自己掌心,然后十指相扣。

 

绿谷出久不再动摇,他非常确信这种感觉,这份心动。

 

啊,是你。原来是你,可内心的某个角落也传出了,果然是你,的感觉。

 

他们对上视线,绿谷出久张了张嘴,想说抱歉,对不起,可是最后,他还是笑了,说出口的是“谢谢”。

 

谢谢你还愿意爱我,谢谢我们找回彼此,谢谢我们还能拥有的以后。

 

绿谷出久打开那个上锁的对话空间,他知道密码了,一定是那个人的生日,再加上小学初中一直到高中的学号。那都是对他而言最难以忘却的数字,数字被附加了与那人相关的抽象意义,从此留在生命的印记里。

 

而他也知道,他会从那些记录里找回遗失的感动。数据只是载体。

 

而爱一直都在,彼此的胸腔跳动,一刻不歇。生命不息,爱不静默。

 

11.

 

而英雄“人偶”与“爆杀卿”公布恋情,再登记结婚,闹得沸沸扬扬轰轰烈烈,吵吵闹闹甜甜蜜蜜,就又是后话了。

 

真爱或许不能解除诅咒,

却给予人面对它战胜的勇气。

 

愿你的真心不负遇见,

愿你的爱勇敢而无悔。

 

end. 




评论(4)

热度(50)